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本文获"中移it先锋队"授权转发,较原标题有修改。

又是一年春花烂漫、柳絮飞扬的季节。工业和信息化部4月10日印发了《云计算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7-2019年)》,从技术、产业、应用和安全等方面提出要求,是“中国制造2025”和“十三五”系列规划部署的落实。

01

春天的脚步快了还是慢了?

关于云计算,从概念到成熟已有10余年光景,按技术发展的一般趋势来说云计算应该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应用广泛的技术,客观的讲云计算已经是IT技术的基础,但真正因为云计算获得巨大成功的公司似乎不多(受到影响的更多),Google、微软(为数不多成功转型的上一个世纪的IT巨头)、Intel(包括提供x86服务器的圈子)、VMWare、阿里算是其中一员,大部分公司在被不断衍生的概念、产品、愿景洗礼,不停的撒钱只为追求我也是云计算的一种获得和认同,可实质效果却乏善可陈。这就是我理解为什么国家还要出云计算行动计划,为什么华为在今年仍要宣布进军云服务。成长的空间依然很大。

同样的起点同样的时间历程,还有一个技术在这个世界发生,就是LTE(4G),从标准统一到应用推广,它带给产业是确定的、实际的和广泛受益的。尤其对中国而言,中国的设备厂商、终端厂商和移动互联网服务厂商借此加快走向世界的步伐。不仅如此,5G也已经在快车道上了。

两种不同领域的技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异?

02

三生三世的轮回

在云计算之前,我们的业务系统通常硬件+软件+应用的一体化系统,所谓的“烟囱”。在这样的封闭架构下,用户通常会被一个体系架构长期绑定。缺点有三,一是升级和迁移成本较高;二是技术选型演进受限;三是用户自主性差。

云计算的概念强调用户不需要额外投资IT基础设施,只需要把重点放在自己业务上,按需索取业务需要的资源,让你的业务得到更好的管理和运营。而基础设施和组件是让专业的IT服务团队来完成。NIST给出IaaS、PaaS、SaaS三层模型,其分层解耦、面向服务、开放共享。

使用云计算之后上面提到的三个问题是否解决了呢?

如果你是一家小公司,你的目标就是把自己的业务运营好,你不想在硬件和基础软件有太多破费,我想你会义务反顾地拥抱云计算,把软硬烦恼丢给他们。 

开始,你只使用云主机和云存储业务,你的成本会比自建整个系统低,可以结合应用特点选择心仪的云供应商,这是为什么很多创业公司会优选公有云。但随着业务发展,你慢慢使用云的数据库、中间件,再深入到使用通信、监测、安全组件,这时你慢慢变成某一个公有云的原生(Native)应用,基本到了云计算的最高境界。

现在回过头来,我们再看看自建“烟囱”和使用公有云有什么差别。在成本(基于SLA)、业务部署灵活性、交付周期上云服务都会好于自建系统,但反观自主性和技术选型演进,并不一定是正收益。平台技术选型只能基于云服务提供商的能力,你的提供商不一定在各方面都是业界翘楚,原生性越好,你集成其它开放组件的空间越小,你对架构的自主决定权越差。现在你已不是一个初创小公司,即使不满意,巨大的迁移成本让你只能选择维持这段婚姻。

从技术角度看,云计算只是传统计算机系统的一次结构变更,其带来的改变不是解耦,而是面向服务的更优雅的耦合。亚马逊、Google和微软不是创造新的世界,只是在系统集成和系统提供上用新的架构替代IBM、HP和Oracle。只是一段三生三世的轮回。

公有云率先垂范,开启云计算时代。对于拥有巨大存量IT设施的大型企业似乎明白轮回的道理,不甘寄人篱下,纷纷启动自己私有云的项目。构建一朵云,我们要做什么?

03

以共享的名义

维基百科对云计算定义如下Cloud computing is a type of Internet-based computing that provides shared computer processing resources and data to computers and other devices on demand. 

核心概念是资源共享!资源共享!资源共享!说三遍不多。这里不是虚拟化、不是x86化、不是集中化,他们只是一种技术手段,一种条件,不是目标。

私有云背负的使命几乎都是改变自己。说到这一点,必须重提一下亚马逊和贝索斯的故事。2002年,贝索斯某天突然给所有系统开发团队发了一封信,要求大家把各个组件以面向服务的方式进行重构,彼此只能以服务的方式进行通信,手段不限,实现不了开除。过程是有点戏剧化,没有勾画宏伟战略、没有技术大牛坐镇指挥、没有绚烂的产品规划,但却切中要点,这是亚马逊2006年推出EC2的基础。

共享的核心是服务化,共享资源提供者和资源使用者是服务关系,依赖服务界面。服务化的共享方式和技术手段已经被业界广泛接受,剩下要解决的问题是共享的广度和深度。

自底向上,从底层的物理服务器、虚拟化/容器化资源,到数据库、中间件、核心组件,实现任何一个层面的共享都是私有云的最佳实践。但对于改变自己的云化使命而言,成功并不意味XaaS构建的有多深,而是每一层的共享广度有多大,服务的范围有多广,向上提供的服务接口是否友好。任何顶着构建各类XaaS名义而忽略共享范围和服务对象的云计算,都是伪云计算。

是否集中化才能共享?从云服务提供角度看,集中化有利于资源共享,不同的应用集中在一起才有共享的可能。但应用本身会考虑容灾备份、网络时延、属地服务能力等因素,并不会追求绝对的集中。另外网络拓扑角度看,在非集中的边缘,仍然存在很多计算和网络资源,这些边缘节点同样需要共享资源。Google和Azure都有自己的边缘节点和网络。

是否虚拟化才能共享?不尽然。虚拟化有利于重新规划资源服务单元的能力,满足差异化的需求,但不是唯一手段。对于大数据应用,构建在物理服务器集群之上大数据平台本身可以实现存储和计算的共享。容器是另一种资源二次划分的手段,在某些角度甚至优于虚机。很多应用本身是大型系统,业务自身组建集群,自身调度就可以达到资源使用的平衡。

是否x86才能共享?在十几年前,x86是一个相对开放廉价的硬件架构,有利于实现资源共享,在当时可以说是唯一选择。但时过境迁,开放硬件逐渐得到产业认同,ARM、OpenPower、GPU等异构系统开始被广泛使用。除了开放性外,有效匹配各类业务需求成为硬件选型的更高追求。需求较大的公司会进行不同程度的定制,从器件数目到芯片板卡,形态繁多,这已不是完全的开放架构,但并不妨碍提供共享服务。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就是人的共享,不是虚拟团队,是与云计算匹配的统一组织和职责。技术变革中非技术因素往往比技术因素更关键,如同战争中非军事因素往往比军事因素更有决定意义。

04

风中有朵你做的云

云计算另一个关键问题,就是谁是云的主人?谁能自主托管所有业务和客户。如果使用Amazon、Azure、阿里云,很明显你不是主人,你是客人。如果你自建私有云,你是否可以自己当家作主?

打个比方,你请朋友到家里做客,你亲自下厨做了一桌菜,觥筹交错间,朋友一定会品评你的手艺如何如何。你喜欢交朋友,喜欢做两个小菜叫朋友到家里小聚,你会知道朋友最喜欢你的哪道菜,你还会不断发掘新的菜叫朋友品尝。有一天一个有眼光的朋友建议你开个私房菜菜馆,把菜品配料和工序标准化,这样更多的人有机会尝到你的手艺。你这样做了,岁月累计,你从一个爱做饭请客有情怀的上班族,变成京城有名的私房菜老板,全国遍布连锁门店。这就是亚马逊的故事。

如果故事是另一种走向。你是一个大方有情怀的上班族,不喜欢酒店嘈杂的环境,你把朋友都叫到家里小聚,限于自己手艺不精,你叫了外卖,烤鸭、毛血旺、披萨、煎饼果子,满足不同需求。觥筹交错间,大家会说A家今天的烤鸭不错, C家的披萨不如X家的。席间可能没有人会把美食和你关联上。下次再请朋友吃饭,大家说了,A家烤鸭吃腻了,我们尝尝Y家的,这次不吃煎饼果子,我们要份炸灌肠。不变的客人,流水的菜。岁月累计,你情怀不在,懒得张罗这桌饭了,朋友们也明白,大家直接去Z家,北京菜四川菜西餐啥都有,貌似是更好的选择。

这可能是很多自建私有云朋友们的故事。当你决定构建私有云时,你的经营角色发生改变。以前你只是一个资源使用者和业务提供者,现在你还是一个云服务的提供者。虽然只面向内部用户和应用,但你要完成和Amazon、Azure、阿里云同样的使命,就是要实现它们。Amazon是先有自己的开放共享服务,才有EC2。如果你想拥有一朵风中的云,这朵云一定是你做的云。

与资源共享一样,自底向上,一步一步逼近。从底层的物理服务器、虚拟化/容器化资源,到数据库、中间件、核心组件,实现任何一个层面的自主掌控都是私有云的最佳实践。这种实现的基本驱动是如何服务上层的业务需求。

实现你的云,实现自主托管,最大的收益是能够催生原生应用,进而提供差异化服务。你的所有应用是基于你的云平台开发,你的云平台的服务能力会直接影响强化你的应用和产品特性。上下游产业链会以你为核心构建商业生态。马云说过阿里巴巴的企业定位不是电商、不是金融而是商业基础设施(Business Infrastructure),这是一个跨领域、跨行业的“云计算”。

05

回到开始,写在最后

回到开始的问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异?

通信网络是一个相对封闭的产业链,依靠标准技术驱动,多年经营的上下游产业体系完备,齐步走的方式有利于推动技术快速成熟和应用。

云计算是资源的再配置,不管是组织内部,还是整个社会。其驱动的要素应该不只是技术。开篇提到的三年行动计划的价值可能在于此。

面对云计算,我们只有两种选择,握在手里或是交给别人,要么成为王,要么成为王的追随者。

这是生产工具的变革,是社会合作分工的进步。使用别人的工具、依赖别人的工具并不显得low,胸怀抱负、自建工具、成为王者自会受到万众瞩目。

当通信网络开始引入虚拟化、面向服务的架构、软件定义等开放技术时,会发生什么?我想不会是一片坦途,唯一要强调的是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相关问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