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滴滴开始,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出行服务大概是近几年中国最为火热的话题之一。除了关注滴滴、快的和Uber的三国大战,一家独大之后的滴滴采取的战略方向也深刻影响着整个出行服务市场。

滴滴陆续推出了专车、顺风车、快车、代驾等出行业务,完成了从一个单薄的打车软件向出行平台的转型,浮现出一个水平方向的完整移动出行生态体系。

如果说互联网公司在出行服务方面的崛起是享受了移动互联的红利,那么作为汽车市场当然主角的汽车制造商在战役初期的缺位之后,开始了基于自身产业优势的后发制人。

不管是通用与Lyft合作的Maven项目,还是福特推出的FordPass应用,或者是BMW在西雅图运营的ReachNow项目,都在明确无误地宣示着汽车制造商对于出行服务这块市场的主权。从“出行工具”的制造商向“出行服务”的提供商转型,已经成为了汽车制造商在全新出行环境下的必然选择。

如果说,从移动智能终端发起,链接相关资源,以轻资产的方式构建服务平台是互联网公司切入出行领域的必然选择,那么汽车制造商的反击路径显然是不能离开自身的行业优势——产品。

关于出行服务平台“轻”与“重”的模式之争,不仅决定了运营的成本与结构,更关系到运营的体系与思路。而吉利作为国内汽车制造商的代表,用曹操专车项目,给出了自己的思考与选择,这个从2015年11月开始公测的出行服务项目,也许会是吉利未来版图中最重要的棋子之一。

4月12日,曹操专车在成都召开媒体见面会,就曹操专车在成都的发展现状及方向等问题邀请媒体进行了深入而充分的沟通。

经过短短3个月的测试,曹操专车已在成都市场投入630辆吉利帝豪EV纯电动车,平均每日8000多位成都乘客选乘曹操专车。而曹操专车计划在成都将总共投放1999辆纯电动车,剩下的车辆已全部上好牌照,预计在2017年9月全部完成投放。

曹操专车的掌门人,吉利集团副总裁刘金良在沟通会上就曹操专车项目谈了自己对于出行服务领域的一些思考。

对于曹操专车“重”模式的质疑自它诞生之日起就没有停止过,也许是习惯了互联网公司纯链接资源的做法,每次“重”模式出现都会比“轻”模式更加招致怀疑的目光,仿佛“四两拨千斤”甚至“空手套白狼”才是最值得称许的商业手法。

而曹操专车为了持续提高用户的出行体验,坚持了看起来成本最高、操作最繁的B2C的运营模式,将更多资本投入到车辆、司机、管理、平台研发中。这种高成本、重资产的运营方式带来的恰恰是“轻”模式下所无法企及的安全、规范和专业水平。 

今年2月28日,曹操专车拿到了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下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成为国内首个拿到网约车牌照的新能源汽车共享出行服务平台。曹操专车线下服务能力(包括司机资质与车辆认证)、平台线上服务能力完全符合刚刚出台的《成都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这也成为了曹操专车拓展市场的政策利器。


如果说模式选择和资质获取只是为吉利铺平了进入出行服务领域的道路,那么吉利对于曹操专车项目的技术筹备清楚地显示了它的注意力绝不仅仅停留在现在这个阶段。

利用汽车制造商的原生优势,吉利为曹操专车的运营车辆匹配了车联网和物联网的功能,能根据用户下单的状况去精准匹配更适合的车辆提供服务,也杜绝了运营过程中因为驾驶员个人判断失误造成用户体验下降。

汇总实时交通状况数据、判断车辆位置及朝向和采集用户使用习惯数据等技术手段的应用,不仅仅提高了服务效率和用户体验,为用户打造家庭和办公场所之外的“第三空间”,更重要的是悄无声息地在推进吉利关于驾驶辅助和未来自动驾驶的算法优化,而随着V2X等技术的成熟,整体出行服务体系的效率会得到进一步的有效提升。

在曹操专车的APP中,你还能发现“曹操碳银行”这样的设置,这不仅仅是在涉足国际流行的碳交易领域,也不单纯是为了提升专车项目的社交属性,更重要的是,作为最重视新能源产品的自主品牌,吉利在通过“服务+产品”的方式构建围绕自身品牌的生态系统。

滴滴好不容易杀出血路实现一家独大,但无数信号表明,出行服务领域的悬念一点都没减少。滴滴和美团在南京刚刚结束的一场血战,似乎正在开启出行服务领域的新战役,而以曹操专车为代表的汽车制造商提供的出行服务项目正在按照自己的节奏和路径破局。对于刚刚布局8个城市,已经拥有580万注册用户,DAU(日活跃用户)超过6万的曹操专车来说,未来的想象空间还很大。

 拓展阅读 

点击图片,拓展阅读相关内容






相关问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