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及利亚,全称阿尔及利亚民主人民共和国,位于非洲北部。官方语言是阿尔及利亚阿拉伯语,通用法语。伊斯兰教是国教。首都阿尔及尔。邢展翼学长曾在这个美丽而荒芜的非洲国家度过一段难忘的时光。

人似乎需要不断变换自己的生存环境才能保持对生活清醒的感知。

至少我是这样的。不论去往何处,逮到机会就行动,哪怕是这个从未听说过的蛮荒之地——阿尔及利亚。

荒芜并非残败。当眼界所及的实体世界变成了一些由简单的几何线条描摹而成的画面时,荒芜即变成了一种美,因为简单的几何线条对实体世界来说是不容易呈现的。


阿尔及利亚之美


非洲之美便在于荒芜——不过这仅仅是我刚到阿尔及利亚时的感受:在从机场到学校的路上,大地上的一切都是平坦而淡黄,杂乱的树枝。头顶是蓝到不可思议的天空和一轮静静的明月。

在后来的生活中我也慢慢发现,阿尔及利亚绝非只有荒芜。

我曾去过17个国家,但毫不夸张地说,阿尔及利亚是我见过最美的国家。但她也绝非只有美丽。美丽往往是一件危险品。

阿尔及利亚地处地中海南岸,沿海地区气候非常适合人类居住。

2015年9月,我同24位中国阿拉伯语专业的学生来到位于阿尔及利亚-摩洛哥边境的城市特莱姆森,开始了长达7个月的生活。


康士坦丁,阿尔及利亚第三大城市,城堡式的构造。

贝贾亚,柏柏尔聚居区

布里达,首都边境的小镇

那么我现在要用一些琐碎的片段来支撑起这一整片文章…

阿尔及利亚地处地中海南岸,沿海地区气候非常适合人类居住。

2015年九月,我同24位中国阿拉伯语专业的学生来到位于阿尔及利亚-摩洛哥边境的城市特莱姆森,开始了长达7个月的生活。


在阿尔及利亚的日常


特莱姆森大学离市中心有些远,那附近物资也比较匮乏,每次需要买些什么东西都得坐出租车进城。寝室设备也很糟糕,每次拧开水龙头,汩汩锈水涌出,但过了一会儿就又清澈了。没有WIFI没有电视,每天除了去学校上极其无聊的课看老师们装逼,就是静静地呆在房间里看书了,倒也不错(事实是过了几个月大家一半的花销都用在了买流量上…)。

我们特别不喜欢行走在阿尔及利亚的街上,因为总有许多整天游手好闲的青年们站在各个街角,当我们经过的时候趁机骚扰我们。我问一个阿拉伯朋友他们是怎么回事,他很抱歉地告诉我:“我们称他们为’the wallstickers’,一群失业的孩子们。”

阿尔及尔,阿尔及利亚首都,植被繁茂

阿尔及尔实验花园,法国殖民者与日本科学家曾在这里进行生物合成实验,在这里可以见到许多形态奇特的合成植物

阿尔及利亚的语言


阿尔及利亚人称他们的方言为الدارجة(也就是通用语、流行语的意思),这是一种融合了40%阿拉伯语,40%法语和20%柏柏尔语以及少量土耳其语、荷兰语、西班牙语词汇的语言,异常精彩…

其实,阿拉伯语专业的同学去北非前速成一下法语还是能够听懂一些最基本的日常交流的,比如打招呼和数字。但对于学法语的学生或者是来这里工作的法语翻译来说,那40%的阿拉伯语绝对是毁灭性的。

地中海,奥兰,阿尔及利亚第二大城市

地中海,阿尔及尔

地中海,奥兰

去往塞蒂夫城的路上,阿尔及利亚中部


阿尔及利亚与中国人


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来说是很难想象阿尔及利亚这个偏远的国家长期居住着5万左右的中国人的,这些中国人绝大多数来自于新疆、福建等省。在阿尔及利亚除了中国人外你几乎找不到其它外国人。5万这个数字到底有多夸张?我来举个例子,当你走在阿尔及尔最大的商场里时,你会发现周围的顾客20%都是中国人,走在大街上也经常遇到中国人。以至于中国人都早已习惯遇见中国人,每每相遇彼此都冷漠地瞥对方一眼,心里想着:“切,装什么高冷~”

因此阿尔及利亚对中国人是有着一份矛盾的特殊感情的。一半的阿尔及利亚人很讨厌中国人,觉得自己的国家正在被中国人吞噬。我们经常会遇到一些非常不自在的场合:小孩们或不良青年们看见我们会大喊“阿里巴巴”,并且边尾随边叫喊。“阿里巴巴”的意思是“the goldstealer”.

另一半的阿尔及利亚人很感激中国人,他们认为是中国人在帮助提升阿尔及利亚的经济水平,阿尔及利亚的基建设施也因庞大的中国工人群体的投入而得到迅速改善。


去往唐士坦丁的路上,阿尔及利亚东北部

阿尔及利亚的黑暗·伊斯兰国入侵


就像所有的日漫一样,安静而暖心的日常是会结束的,喜剧的核心是悲剧。

恐怖的阴云于2016年的2月底开始笼罩在阿尔及利亚上空。

2016年2月底,在奥兰做生意的两名中国人被杀了,这是一则仅仅流传于阿尔及利亚的消息,没有被国内外报道。奥兰离我们居住的特莱姆森仅有2个小时的车程距离,虽然我们都知道阿尔及利亚是恐怖主义的故乡,但这确实是我们第一次在这个国家切切实实体会到了恐惧。

 2016年3月初,一则伊斯兰国发布的新闻几乎让我们的心情跌落到了人生最低点:为了庆祝胜利日的到来,伊斯兰国将在阿尔及利亚、土耳其等国进行恐怖袭击。其中在阿尔及利亚将对中国企业及个人进行Air Attack。

某日我们刚上完课,一位神情紧张的阿拉伯人走进教室,逮到一个中国学生就问:“你们这里有多少中国学生?”然后马上就走了。我们把这件事告诉学校后,学校紧急给我们停了课,让我们呆在寝室里。

3月某日,在距离特莱姆森最近的城市西缇阿巴斯里,一位阿拉伯牧羊人被割喉,据说是发现了恐怖分子团体而被杀,后来证实伊斯兰国恐怖团伙已经通过跨越利比亚国境进入阿尔及利亚。

3月某日,奥兰的九名宪兵被杀,我们的心情已经不能更加绝望。城市的每一个路口都站着宪兵,搜查着每一个过往的车辆,整个阿尔及利亚的氛围变得异常凝重。街道上的混混数量突然翻倍,我们如果要出门就必须结伴。

此时大使馆发来消息让我们把Facebook的地理位置信息进行转移,并且在Facebook上宣告死亡。那个时候我便急忙地联系上了在埃及留学的张庆,让他在埃及登陆我的Facebook账号并且在登陆成功后宣告死亡。

3月9日,伊斯兰国发布消息,宣称要在3月12日对阿尔及尔、特莱姆森、康斯坦丁、奥兰等城市的国家单位包括医院、宪兵站、警察局、大型商场随机进行恐怖袭击。

3月12日,我们紧张地呆在寝室里,哪里也不去,等待着某处传来噩耗。

然而那天阿尔及利亚什么也没发生,伊斯兰国最后选择把伊斯坦布尔作为祭品来庆祝他们的胜利日。那几天的连续爆炸使得伊斯坦布尔彻底陷落了。



结束语


我不想歌颂什么也不想批评什么,更不想唱些没有用的腔调立些什么誓言说些什么愿望与祝福的话,我只想把我在阿尔及利亚最深刻的体验展现给诸位。这个国家是好是坏,还是需要诸位自行体会。


2013级邢展翼



文编  张艺菲

美编  蓝焘云







相关问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