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刘逸尘、梁悦



《纸牌屋》虚构世界和现实中已经有些超现实感的总统大选重叠,娱乐和政治两个本来应该在平行宇宙的世界愈加有些纠缠不清



凯文·史派西专访上集


正在美国总统大选初选进入白热化阶段的时候,让人期待已久的第四季《纸牌屋》也在Netflix完整上线。


美国提供串流影视服务的Netflix公司原创的政治剧情片《纸牌屋》从2013年上线以来就成了一个文化现象,连续三季都牢牢锁定煲剧迷的电视屏幕。尽管如此,Netflix还是不忘蹭一把美国大选的东风。


Netflix选择3月4日上线剧集,和3月1日的“Super Tuesday”(十一个州同时举行初选的一天)同一周上线,的确是用心良苦。《纸牌屋》不仅是围绕华盛顿各派政治争斗的剧情片,而且在第三季中主角弗兰克•安德伍德(Frank Underwood)成功篡得总统之位之后,第四季情节所围绕的中心正是安德伍德为连任而参加的总统竞选。在这个时候上线,《纸牌屋》虚构世界和现实中已经有些超现实感的总统大选重叠,娱乐和政治两个本来应该在平行宇宙的世界愈加有些纠缠不清。


近日,《纸牌屋》弗兰西斯扮演者凯文·史派西接受了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查理·罗斯的专访,在访谈中谈到了很多《纸牌屋》第四季的剧情走向,及剧中人物与现实政客的联系,并分享了一些自己出演话剧的经历。



凯文·史派西专访下集



查理·罗斯:你觉得他的形象能解释,特朗普为何有这么多拥护者吗?


凯文·史派西:如果结合他个人来说,他总是提出问题并承诺解决问题。毫无疑问他正是利用了民众的愤怒。我觉得大家就是想找个与众不同的人。这个相似之处很有趣,显然有人跟我说这是事实。中国有很多人认为美国总统就是我,中国人很爱看纸牌屋,那里大多数领导没这么有特色,他们认为美国就是这样的。


查理·罗斯:看片花他被排挤出白宫了,下木这一季中将有什么变化?


凯文·史派西:第三季的时候就分道扬镳,这还引起了不小的争论。我们现在乐此不疲的一季一季进行着,有一些非常优秀的演员加入,艾伦鲍丝汀,西西莉泰森和内芙坎贝尔。我们想挖掘两个人是大选热门的情况,他们夫妻不睦,将如何解决?我们最终要决定他们是重归于好呢,还是都变的更强大彻底分道扬镳了?


凯文·史派西:我觉得在大选进行的如火如荼的时候,回顾过去很不错。回顾候选者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他们给人们什么印象,以及在大选中有什么事情发生。这将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这在主观上非常重要。我记得一件事是布什的商业活动,还有另外一件事,另外一件事乔治布什也在关注。很多人认为这将会影响马克卢比奥的竞选,但他很乐于这么做,并从失意中恢复。这种形象不复存在了,他在最近重塑了另外一种形象。我理解每个人都在看他每天就是坐在那不停地说,需要做出点什么让大家的观念发生改观。再说一下Netflix,鲍伊要离开了。是,他很累了,我非常欣赏他的作品。还有作为剧作家他的奉献,跟他合作非常愉快,我们在一起讨论剧本并找出解决方法的时光非常好,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剧本更完美。我很欣赏他,会想念他的。我们很尊敬他创作的剧本。


查理·罗斯:你还在出演一部电影,这也是在影射总统尼克松。他做了一些修改,你们想表达尊敬吗?


凯文·史派西:他要的不仅是这些,他非常关注美国的处境。他想打造一个秘密的联邦组织。


查理·罗斯:秘密的联邦组织?没人知道的那种?


凯文·史派西:是的,他能侦查到底在发生什么。这很严肃的,关于毒品战呢,他很关心这个。他很关注越南战争,还有对总统没信心的人们。他飞到华盛顿,写了封长达六页的信,想要壮大秘密的联邦组织。尼克松不想会见他们。


查理·罗斯:谁说服了他们?


凯文·史派西:是尼克松的女儿。她打电话给他,并表示无法置信,让他一定要见他。所以最终尼克松不情愿的会见了埃尔维斯。出演尼克松著名的水门事件太过瘾了,因为这件事的阴影笼罩了白宫至少一年半,诠释这件事对演员来说太酷了。


查理·罗斯: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凯文·史派西:听录音听了很久很久,尤其是电话录音,模仿他的说话方式。他在办公室的语言很粗俗,这肯定会让美国人震惊。要从这些上弄懂他,因为没法对他模仿。迈克是个非常优秀的芝加哥的演员,诠释的非常到位。


奥斯卡影帝凯文·史派西

如果没混过剧院,我演不好《纸牌屋》


20世纪80年代,凯文·史派西(Kevin Spacey)还只是百老汇初次登台的小角色,到90年代,他已于在好莱坞一举成名,达到事业巅峰。随后他出乎所有人意料,转身前往伦敦,担任老维克剧院总监一职。


2013年,他重返荧幕,在Netflix首部在线视频剧《纸牌屋》中担任制片人和主演。当被问及他下一步出人意料的职业变动会是什么时,他引用了一首歌的歌名,开玩笑说:“拉斯维加斯,宝贝儿,拉斯维加斯(Vegas, baby, Vegas)。”




HBR: 你刚卸任老维克剧院总监一职。你是否达到了自己的预期?


史派西:“继承”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吉姆·柯林斯在他的那本《从优秀到卓越》一书中曾提到,他会审视成功的CEO们,并观察他们卸任后会发生的事情。才华横溢、傲慢、备受媒体青睐且只关注自己任期内公司发展的CEO不胜枚举。然而,依然有一些CEO行事更低调,他们与聪明的有志之士为伍,以公司长期繁荣为经营理念,使得公司在他们的继任者手中依然经久不衰。


老维克剧院曾有一段时期颇负盛名,但在1976年,国家剧院搬迁后,它就成了一家出租房。虽然很多人都曾竭力将其重新打造成一家剧院,但均以失败告终。因此,我上任后就一直试图扭转它已历经30年的萧条,我只想确定我们创建的这家公司理念正确、发展稳定,在我离开后,它会一直发展下去。马修·沃克斯(Matthew Warchus)刚签下6季演出这一事实意味着我们已实现了这一承诺。


HBR: 你起初为什么接手这份工作?


史派西:我关注自己的职业发展已有大约10到12年,最终成就也比自己预期的要好。我并不想再用10年时间经历同样的过程。我已做了自己希望做的事情,我想挑战一个不同的领域。


然后,你瞧!老维克剧院就一下子砸到我身上了。返回剧院,经营一家公司,这个想法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刺激、太迷人了。我从未将这个机会视为我需要为此放弃什么,反而认为我会因此收获什么。即使身边朋友都认为我已完全丧失理智,我依然这么认为。


这段经历最让人欣慰的是,自那以后我看起来不再疯疯癫癫的了。我深知,如果我没有选择去伦敦,没有一年出演一到两部戏剧的经历,没有与崔佛·纳恩(Trevor Nunn)、马修·沃克斯和霍华德·戴维斯(Howard Davies)共事过,那么我不可能演好《纸牌屋》中弗兰克·安德伍德这样的角色。在老维克剧院度过的这10年,已让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演员。


HBR: 那你又如何成为一位优秀领导者的?


史派西:我深知,当你接手一个角色,无论演员还是导演,就有了将积极精神和能量注入每日工作中,并与团队成员共同创造出新东西的责任。我很幸运,有很多优秀之人做我的导师,不是因为他们会坐下来与我促膝交谈,而是因为他们的言行举止就让我学到很多。


经营管理一家剧院,与经营打理一家公司以及产品、筹款、教育和社区项目所涉及的领导力是完全不同的。我边工作边学习。我大量阅读,并向我欣赏的管理者请教。我在英国还学到了其他一些戏剧方面的新领域,因此我知道该期待些什么。


HBR: 在出演《纸牌屋》之前,你是否对重返好莱坞有些担忧?


史派西:接手老维克剧院时,我曾发誓不会接任何会占用我超过8周时间的其他工作。因此我认为,等我卸任了,可能会需要5到6年时间才能重新建立起我在电影行业的形象。


当《纸牌屋》这个机会出现时,我之所以决定参演是因为我已临近 10年任期。而且我认为,让公司和员工习惯我不会一直在这里很重要。


HBR: 你打算走在Netflix电视发行革命的前列吗?


史派西:我和商业伙伴戴纳·布鲁奈蒂(Dana Brunetti)都确信,这些已进账上万亿美元的平流媒体公司,将来一定会进军原创内容业务。因此,当Netflix决定推出优秀的原创内容时,我并不奇怪。我吃惊的是,会有幸参与他们最先推出的节目。


HBR:《纸牌屋》是以一种高度协作的方式打造出来。你们是如何做到这点的?


史派西:我们组成一个创意团队,一起做所有决定。当然,我们也会有争论或意见不合的时候。我们一直都在互相挑战彼此。但是,我们不会以自我为中心,所有人努力的方向都是合力打造出上乘之作。这其中关乎的并不是“什么对自己有利”,而是“什么对团队有利”。


HBR: 作为一名演员,你如何挑选角色,并为角色做准备?


史派西:每一个角色都会让你失去一些东西,得到一些东西,学到一些东西。但是涉及的素材是不一样的。无论是在舞台剧、电视节目或电影银幕上,你的表演方式都是不同的。导演和演员的情感、培训以及工作方式也是不同的。这就好比体育运动:你每次上场参与的都是一场不同的比赛项目。


当然,你的形象、声音、演技、准备以及技巧是不变的。但是,与你演对手戏的演员和导演会让你慢慢进入一种或另一种不同的状态。而且在有人注视的情况下进行表演也会让事情不太一样,所以你要以一种开放的态势进入角色。


关于实用性、角色、风格和基调,我问过各种各样的问题。有时,以一种全副武装、过于浮华且大局在握的态势进入角色反而是有风险的,因为你可能会让那个角色平淡无趣。


HBR: 你的合作者是如何激发出你最大潜力的?


史派西:我喜欢被挑战。我喜欢导演建议我进行一些即兴表演,或跟我说:“你刚才说的那些毫无说服力,再来一次。”


一位才华出众的导演让一位演员顺利过关是有一个过程的。例如,我可能在排练时候,以某种方式对某场表演进行了准备。最后,在导演进行第四次预览时,他说:“知道吗?我觉得你在这里应该这么演。”你会觉得:“天哪——我已经以那种方式演了6周了。”而到了现在,你才对这个角色有了些了解,终于定下基调。这并非仅是提供出色的指导,而且还要明白在何时给出这些指导。


HBR: 如今,高质量内容创造者在好莱坞是否具有更大权力?


史派西:不是,内容创造者一直都步履维艰。如果你创造出经证明很成功的内容,就会拥有很多拥趸,但是总有讨价还价和一番争论。总而言之,电影公司已经完全丧失独立制片这个业务,这使我认为电视正成为出产好故事的沃土。


HBR: 你经常与年轻演员合作。你会教他们些什么?


史派西:帮助年轻人找到他们的自尊、声音以及合作技能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有趣的是:当你告诉他们一些你曾学到的东西,一些你很久以前学到的经验教训,往往在准备说的时候,你会想到,“天!我需要听听这些,这很重要,而且我自己都没有这么做了。”


我近期主讲的大师班,面向20个新演员,课程才进行了两天,每天大约3个半小时,我已经有10多次忍不住这么想了。我看着这些年轻的面孔,从他们身上看到我自己。我知道他们正在经历些什么。我理解他们的欲望和野心,以及所有的疑问。无论生活中发生了什么,无论我取得多大的成功,我都不想失去时刻自省的意识。


HBR: 作为一名公众人物,你的个人生活很低调。你如何做到这点的?


史派西:过你想过的生活并非难事。我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HBR: 我听说你会进军歌坛?


史派西:可能吧。我做的这行最令人激动的就是,你不会知道下一步去做什么,直到机会找到你或你决定创建这样的一个机会。我只是知道,我不想再重复以前做过的事。我认为,在娱乐录制和观赏方式领域已经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我希望我能够参与其中。


艾莉森·比尔德(Alison Beard)|访
时青靖|译  刘铮筝|校  万艳|编辑
本文有删节,原文参见《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2016年4月《美国著名演员凯文·史派西:如果没混过剧院,我演不好<纸牌屋>》。



想第一时间接收英语演讲文章&视频?置顶精彩英语演讲就对了!操作办法就是:进入公众号——找到“置顶公众号”—— 开启。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英语演讲






相关问题推荐